Share this post

Tweet

兩個和女性身體有關的藝術展

前幾天參加了兩個藝術活動。下午的是一位黑人女藝術家,藝術的形式是 Mix Media。她的身材高大,曾被形容成一杯超大杯的水,她有著黝黑的膚色和粉紅色陰部,曾被形容成內餡是草莓糖霜的黑森林蛋糕。她的下體體毛多,曾被形容身上帶著一面草原。在生過小孩後肚皮的妊娠紋,曾被形容是酸梅表面。體型豐滿的她胸部大而圓,被形容成兩顆哈密瓜掛在胸前。

她曾經對於這些評論很在意,認為是很難聽、被物化的評論,有好幾年的時間,她和男人做愛都不願意開燈,因為不想面對自己認為醜陋的身體。(在聽到這段的時候,我忍不住幻想了那個畫面,不得不偷偷害羞的想著「至少還是有性生活啊」,真不好意思。)

某一天她忽然發現這些都是外在的表象,這些形容詞就算在某些既定印象裡面可能是負面的,也不應該影響她愛自己的身體,更何況,所謂的既定印象,在現在這個快速變動的年代本來就隨時是可以被推翻的。有了這樣的領悟後,她突發奇想,透過裝置藝術把這幾種形容製作成藝術品,並拍了一個短片。

那天一邊聽著班鳩琴音樂,聞著烤肉香,一面看著她拍攝的短片,一面欣賞藝術品,包含水杯、蛋糕、綠草、哈密瓜、酸梅堆、裡面放石頭的絲襪(代表下垂的乳房,這個並不是別人對她的評論而是對另一位年老女性的形容),我對於她勇敢擁抱自己原本的自卑感到震撼。大部分人對於自己自卑的部份通常都是選擇視而不見,不斷努力的尋找自己漂亮的地方並展現出來,並把不好看的地方藏住(當然所謂的漂亮和不好看也都是世俗的眼光影響自己的價值觀),要反而把被取笑的部位做成展覽品,大方的承認、秀出原本認為的醜陋,完全可以看出她已然超脫的情懷。

而晚上的活動則是另外一種風景。那是一個時尚秀,僅限黑人入場,透過一個黑人朋友我有幸可以一起進去。經過重重的大門、小門和入口,迎面撲來的是厚重的大麻味,到處是手上拿著酒杯、盛裝打扮、驕傲優雅走動的男女。正中央有幾個身材姣好的女性全裸站成一圈,有個打扮時髦、帶著白色面具的男性彩繪藝術家在她們身上作畫著。現場請了 DJ 和樂手彈奏著令人心神盪漾的電子音樂,沈重的鼓點附和著每個人的心跳,看著藝術家拿著畫筆在形狀美好的乳房上來回畫著,不禁覺得羨慕起來。羨慕那種光鮮亮麗,羨慕那種自信瀟灑。

在場地角落還有一台車,車上有同一位藝術家的彩繪作品,和女模特兒身上的彩繪是同一種風格,到了一個段落之後,女模特兒們走到車旁,用著嫵媚的姿勢站著,一面繼續讓藝術家作畫,一面讓攝影師們拍照。旁邊的男女們享受這樣的氣氛,也紛紛在拍照專用的看板前拍照,幾乎每一個人臉上都有著了不起的笑容,是一種好不容易攀爬到山頂,知道其他人不是這麼容易攀爬的上來,也知道自己不會一直待在那兒,所以要好好把握機會的那種了不起的笑容。

台上的 DJ 音樂轉換,變成以薩克斯風為主的爵士樂,燈光也變得更昏暗,沒有很多人在跳舞,但每個人幾乎都輕微的晃動著。同行的朋友有一位是下午那位藝術家的朋友,也是一位 Mix Media 藝術家,但對於時尚藝術是第一次接觸,他的眼神閃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光芒,好像終於爬出山洞,第一次從洞外往洞裡看那樣的新鮮。

同樣都是以女性身體為主的藝術品,一種是世俗眼光(臉小、膚白、腿長、胸大、屁股翹、腰細)不完美的,希望往內找尋真正的價值,一種是世俗眼光絕美的,因此努力讓它更完美並神氣的展示出來。前者展覽現場有放一本空白書本,藝術家請大家把心得寫上(或上畫上),我用粗糙的文筆寫了幾句話,大意是說這個展覽讓我震撼,並且請繼續好好愛自己。但回到家之後忽然覺得這樣的心得似乎有點自以為是,陷入一種奇妙的哲學思辨。

假設因為身材是世俗認為的「不夠好」,而產生從自卑的超脫的心路歷程,那是不是如果身材一開始就是被認為的好就可以避免這一連串的內心劇場呢?那,是不是真的避免掉了,就是好的結果,或者說,其實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完全避免,因為每個人一定都有自己不滿意的地方?何況就算現在身材再好,總有一天會面臨到慢慢凋謝的青春與萎縮的皮膚,到時候還是得經歷一次從躲藏到真正想辦法愛自己的心路歷程吧?

可是說是這樣說,在同樣的同儕條件下(大家都還年輕的狀況下),一般女生還是可以分成「對自己身材頗滿意」和「對自己非常不滿意」這兩種狀況,究竟是要先努力的追求滿意,還是直接跳過,追求愛自己就好呢?許多人會去鍛鍊身材,除了工作需要之外,都會說是那為了自己開心,但所謂的讓自己開心,我想除了可以吸引異性之外,還有一個用處就是炫耀。讓別人有種「啊!好羨慕啊」或是讓另一半有「瞧!很羨慕吧」的情境。嚴格來說雖然是種膚淺的思考方式,但也不失為一種正面的力量。只是假若在相同的環境中,太多這樣的正面力量,反而會讓那些對自己不滿意的人掉入更不滿意的深淵,以這個角度來說似乎就不是如此正面了?

我也有過「對自己身材頗滿意」和「對自己非常不滿意」的狀況。雖然不想顯得自己膚淺,但在頗滿意的時候,的確是有過的比較快活一些噢。尤其是拍照的時候,從照片裡面笑容的自在程度就可以看出差別。在不滿意的時候會比較躲躲藏藏,穿衣服會小心翼翼的把不該露的部位收起來,也避免去談論到這個話題,心裡偷偷的想著我有一天要變得更好,把好身材當成一個秘密願望,希望能解開被綁住的身體,可以自由的舒展,好像身材好是某些困境的出口一樣(也許確實是?)。

很有趣的是世俗的價值會不斷的改變。我記得高中的時候,流行瘦的女生和鳥仔腳,當時我對於自己的臀部和大腿就非常的不滿意,而最近幾年似乎變成流行豐滿,原本的問題忽然反而變成優點了,有種「啊!終於熬到現在了啊」的辛酸感,好像自己的年代終於來臨了一樣,但是不是很快又會變成流行嬌小、流行黝黑呢?那我是不是又要開始對自己不滿意了?那如果是習慣整形的女生們要跟著潮流也真是非常的辛苦呢!

我認為追求外在品味是很不錯的事情,因為這可以高效率的馬上提高一般性的自信。不過如果把自己關在「一定要怎麼樣才快樂」的牢籠裡面,那應該一輩子都不會快樂,因為這種事情是沒有完美的,真正的魅力也不是從這些指標來,大部分還是從眼神、談吐和做的事情散發的,這樣說起來,也許正確的解答就是內外都要稍微兼顧一下吧!

若以藝術價值來說,我認為第一個藝術展比較高,但第二個藝術展往往會比較多人願意欣賞(應該說比較容易欣賞)。也許前者會有些悲情感,但如果要過的快樂,這種思想上的解放是很重要的。也許後者看起來膚淺,但所謂時尚,不就是追求一種極端的表面工夫嗎?

因為希望可以純粹透過文字表達所見所聞,照片統一分享在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