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 1999 年,哈囉 2015

和 2014 年說再見,來到 2015 年了。上次對年份有深刻的感覺是 1999 年。一直記得那年的長時間隱隱作痛、不痛快的受傷,像是掉到小人國,被迷你軍隊拿著只比毛孔稍微大一點的刀,不斷刺向脂肪最硬的大腿外側。直到第一百三個二個迷你攻擊才終於發現痛。痛無法消除,但為了迷你傷痛喊叫好像又沒有必要。 沒辦法想起來 1999 年發生的事情全貌,卻可以想起一些畫面。 在晚自習的時候,試圖把專注力放在書本上,教室是明明已經是白燈管,卻把白平衡調成 3200K »

創業+音樂,兩個夢想一起實現

我一直都是兩種身分。創業前,是一邊玩樂團一邊接網站架設的案子,後來創辦了獎金獵人,因為公事私事常出國,樂團只好停止,音樂變成是私底下的樂趣。不時寫寫歌、彈彈琴,很少發表,創作只有比較熟的朋友會分享。但音樂上的興趣一直停不了,只能一直累積,等待有天可以引吭高歌。 而獎金獵人最近在做大改版,我除了吃飯睡覺、做音樂之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思考下一步要怎麼走。我們的初衷是「幫助年輕創意人實現夢想」,鼓勵大家創作、發表、競爭、挑戰自我,但當我自己都不發表、不挑戰自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