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this post

Tweet

聽了一整天的千葉花 Hana

你有這樣過嗎?接收到某個資訊之後,剛開始沒什麼,好一陣子之後,才感受到那衝擊。就好像從枕頭忽然掉出來,慢慢飄在空中的白色物體,你無法判斷這是灰塵還是垃圾,直到落地的那一刻,才確認那是羽毛

前幾天聽到前樂團吉他手小煬說「羊毛與千葉花」的主唱 Hana (對!她也是 Hana)因病過世,我們兩個反應只有「天啊!」就說不下去了。直到今天才忽然好難接受,甚至覺得這應該是我夢到的,看到這則新聞才不得不相信。

這真的是很難消化的事情,對我和小煬都是。一直很喜歡他們的改編作品,吉他手市川和則總是能把經典名曲用一種絕美的 finger style 呈現出來,極端優美但又不落俗套,一年多前他們來台灣,我剛好在國外沒辦法參加,心裡才想說下次一定不能再錯過了,誰知這一錯過,就是永遠的錯過了

我和小煬至少 cover 過四首他們的改編歌曲,再次聽他們的版本,還是覺得他們實在是把這些歌改編詮釋的太美了,想到再也聽不到,就覺得心酸酸的。

Englishman in New York 是我和小煬第一次翻唱他們的改編歌曲,再一次聽,還是覺得很不捨,想把他們所有歌都再唱一次,用我的聲音懷念這位 Hana,唱著的時候用生命想辦法吻合她,用力貼近她逝去的靈魂。

其實另一方面也偷偷的羨慕,離開世界之前可以留下這麼多美好的作品,讓我們永遠記得的,都是美麗的那個樣子。至少,我會永遠記得這個聲音。